孙世林:坚强源于坚持

贴在这名绿地申花球员身上的标签很多,但大多跟“犯规”、“黄牌”甚至是“恶人”这些看上去更能刺激人眼球的词有关,但却很少有人关注,这名身体不算强壮、个头不算太高,甚至连履历都没那么光鲜的球员,曾经代表中国参加过在英国曼彻斯特举办的U14世界杯赛,曾经是中国职业联赛最年轻的场上队长。

即将在今年10月份迎来自己31岁生日的孙世林,已经学会了用一种相对平和的心态,面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包括一直以来不断的争议,正跟随申花在贵州都匀备战的他,也做好了跟年轻队员一样“掉一层皮”的准备。“放弃很容易,可能也会过得很轻松,但既然选择了坚持,那就一定努力做到最好,至少不要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。上半赛季申花队成绩不好,但是从俱乐部领导到每个队员都没有放弃,我也相信,只要沿着这条正确的道路走下去,申花一定会越来越好!”

孙世林承认,自己并不是那种有很高天赋的球员,而正是这种从小就有的危机感,让他无论在训练还是比赛当中,都比别人更卖力,甚至是更拼命。“打个比方,同样的距离,人家个子高的两步就跑到了,那我就得跑三步甚至四步,如果我跟他一个节奏和步点,还不得被甩开十万八千里啊?”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孙世林看来,自己能够走到今天,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坚持。“在这一点上,我特别感谢我父亲,是他教我学会了坚持,教会了我什么叫作坚强。”

东方体育:很多大连出来的球员,都是被喜欢足球的父母领上这条道路的,你也是这样吗?

东方体育:在你开始踢球的那个时候,大连的足球氛围应该还是很浓厚的,为什么他们要反对呢?

孙世林:我记得差不多是读二年级的时候吧,看着身边的人都在踢球,我也就跟着踢,因为那会儿我比较灵活,接受能力也挺强,在我们那一块儿同龄的孩子里踢得算是好的,然后家旁边有一个足球俱乐部,也就是跟足校差不多吧,一个教练看过我踢球之后,就想让我去他们那里训练。那个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,我父亲虽然自己也会去踢球,但他和我母亲也算不上那种真正的球迷吧,然后除了我父亲之外,其他人都挺反对的,觉得会影响我的学习,不让我踢球,其实最关键的,应该还是担心万一以后踢不出来,学习又耽误了怎么办。

孙世林:我父亲还好吧,虽然那个时候也会跟我说说怎么踢,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,但总的来讲也没怎么逼过我,更多地是告诉我,既然选择了踢球,那就一定要坚持下去,就算遇到什么困难,也不能轻易放弃,一定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又面临着一个是继续踢球还是到学校读书的选择,我父亲也顶住了家里人的压力,支持我自己做出决定,然后告诉我,不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。后来在我踢球的过程当中,每次遇到再大的困难和压力,我都会想起我父亲跟我说过的话,一个勤能补拙,再一个就是可能你坚持下去了也不一定能成功,但是如果你没有坚持,你就连成功的可能都没有了。

孙世林第一次看世界杯比赛,是在2002年,那也是迄今为止中国队参加的唯一一次世界杯。“我在电视里看的,当时杨晨一脚射门打在门柱上,我一蹦老高,嘴里不停地喊,就是觉得太遗憾了。”

那个时候,14岁的孙世林压根就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站到职业联赛的舞台上,甚至在那个时候,他对自己连一个明确的职业规划都没有:“反正就是喜欢踢球,球队这边训练完了,那边有人一叫,跟朋友又去踢上一场野球,根本就不知道累。”

孙世林:右边后卫,那时候我这种身体和身高,也只能踢这个位置。队里个子长得高的,一边都是踢前锋或者中卫,速度快脚下有点技术的,踢两个边前卫,像我这样特点能力不突出的基本上都是打边后卫。

孙世林:差不多就是这样吧。我们那个时候踢球真的是拼啊,大家都是争强好胜的年龄,谁都不服气谁,踢起比赛来肯定全力以赴,不狠肯定不行啊。小时候踢球,就觉得首先要气势上不能输,否则对手根本不怕你。

孙世林:其实后来很多比赛我也都回看过,包括自己的一些犯规,如果在意识和技术动作这些细节方面提高一下,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,也就是说,很多问题还是出在了我自己身上,这个跟球风硬朗不硬朗、作风顽强不顽强有一定的关系,但更多的还是技术层面的问题。而且换一个角度来讲,大家都是职业球员,都是靠踢球吃饭的,如果别人的犯规给你造成了伤害,你会怎么想?所以现在踢球该拼还是要拼上去,但是也要注意动作,绝不做那些恶意的伤人动作。

孙世林:在这个事情上面我倒是“移情别恋”过,因为我最早喜欢的中场球员是英超利物浦的杰拉德,以前也会专门去研究他踢球的方式和特点,希望自己能像他那样去踢球,但是后来觉得想要像他那样做到攻守兼备,首先一个我的身体条件就很难达到,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能做到的做好再说。再后来就开始看加图索踢球,而且相对来说我在进攻方面的小技术、包括传接球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,那就通过奔跑和拼抢这些方面来发挥出自己的特长。一支球队需要不同的角色发挥不同的作用,我在我的这个位置上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,就算当不了关键先生,但是只要对球队起到帮助作用,那就行了。

“累并快乐着吧,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孙世林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其实我倒没怎么累着,训练比赛经常不在家,照顾孩子的主要是他妈妈,我可能是心里的牵挂更多一些吧。”不过,儿子的到来,确实让孙世林有了一种“肩上担子更重了”的感觉:“尤其是对‘责任’这两个字的理解,比以前更加深刻了。”

孙世林:挺好玩的,以前训练完了,可能还想着有时候要出去跟朋友聚聚什么的,现在肯定是先回家,抱抱他,陪着他玩一会儿,心里觉得特别充实,而且很自然地就有了那种要保护好他、照顾好他的感觉。以前做事情可能会由着性子来,不会考虑那么多,但现在不一样了,因为你不光是你一个人,还是一个丈夫,是一个父亲,不管做什么,你的身后都有你的家人,有这个家,这就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吧。

孙世林:有,而且非常强烈。今年上半赛季,我们队的表现并不好,那个时候我们自己私下里聊起来的时候,也会说“不会真降级吧”之类的,但是从内心来讲,有一段时间确实挺没底的,因为从比赛来讲,大家都非常拼,踢出来的内容也不错,但就是赢不了球,这个确实挺要命的。一直到联赛中期,俱乐部进行了比较大的人员调整,从领导到主教练到内外援,让我们有了一个全新的变化。更重要的是俱乐部领导一直都在鼓励我们,让我们相信自己,不要被一时的不顺吓倒,每个人都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决不能让申花在我们手里出现什么闪失。其实踢球就是这样,在场上多一些责任感,每个人多跑100米的线个人就比对手多跑一公里,可能机会就出来了。从技战术来讲的话,短时间内很难有太大的改变,但不可能否认的是通过管理层中期对内外援的调整,我们的整体实力有了显著提升,这也让我们更有了底气。当所有的人心往一处想、劲往一处使的时候,精神面貌好了,队里的氛围好了,球队的战斗力自然就上去了。

东方体育:从目前的形势来看,申花队的保级前景还算不错,而且足协杯也打进了决赛,作为你来讲,继2017年之后,又有机会冲击足协杯冠军了。

孙世林:现在距离保级成功还早,而且联赛越踢到后面变数越大,在拿到确定可以保级的分数之前,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去想,对我们来说,保级就是当务之急,是最重要的。我们在贵州的第一堂训练课前,周总和教练组特意召集了全队开会,强调了接下来的重心和目标就是集中精力全力打好9月份的三场联赛,心无旁骛地先完成保级任务。而打好比赛的前提,就是把这段时间的训练抓好,体重再拉上去一点,做好最充分的准备。